潜江同城网潜江免费信息服务平台

顽固性口糜治验扶阳理论重视肾阳

赵作伟 山西省绛县中医院
扶阳理论重视肾阳在人体的重要作用,同时认为肾阳之存在以潜降为顺,性喜潜降。扶阳理论的创始人郑钦安在《医理真传·卷二》中说:“真气,命根也,火种也,藏于肾中……沉潜为顺,上浮为逆。”对《内经》“阴平阳秘”“凡阴阳之要,阳秘乃固”,解释为“阴不可盛,以平为度;阳不患多,其要在秘。”(祝味菊语)。认为阳气失其潜藏而浮越,就会发生疾病。临床上很多“上火”的病,诸如目赤肿痛、口糜龈肿、咽肿、耳肿等都是因为阳不潜藏,阴邪上僭而引起。创益火消阴、潜阳入肾的治法,大大提高了临床疗效。现择一例顽固性口糜治验,以飨读者。
案例介绍
张某,男,35岁,因口腔反复溃疡疼痛6年,久治不愈经人介绍于2009年6月23日初诊。
现病史:患者6年来口腔反复溃疡,屡服三黄片、清火栀麦片、黄连上清片等可缓解,但不超过1月便又复发。前几天口腔又疼痛,服三黄片和清火栀麦片无效,前天夜间醒来上腭、唇内起疱,疱破后满口疼痛。平时腰痛,怕冷,口不渴但有意多喝水以防上火。
查见:脉沉弱,下唇糜烂破溃,上唇内面糜烂,上腭大片糜烂,创面不新鲜,上覆灰黄苔,舌面斑驳呈地图状,边界清楚。
诊断:口糜 (复发性口腔溃疡)。证属阳气虚弱,阴邪上僭。治宜益火消阴,潜阳入肾,方用潜阳封髓丹加味:制附子30克(先煎1小时),砂仁15克,龟板10克(先煎),黄柏15克,生甘草10克,生姜30克,2剂,水煎服。
二诊(2009年6月25日):患者谓第一剂头煎取汁较多,分2次服用。第一次服后没多久口腔疼痛即减轻,夜里明显减轻,剂尽口内已不疼痛,腰痛减轻。仍口唇干裂疼痛。查口内糜烂面缩小变浅,已无肿势。药已中的,原方再服2剂。
三诊(2009年6月27日):查见上腭糜烂已愈,舌上溃烂愈合,显出嫩苔,下唇干燥结痂开始脱落。上方再服2剂而愈。
四诊(2009年10月14日):停药3个多月后,近几日口疮又欲起,口内疼痛伴腰痛。
查见:脉弱,舌淡,有齿印,咽不红,上腭有两枚绿豆大之疱疹。患者感觉6月份方子甚效,要求按原方服药。予6月23日方2剂。
五诊(2009年10月24日):服药不效。余思前次口腔溃疡服此方甚效,而本次服此方为何不效呢?此患的病因病机是阳虚阴僭,前次用此方益火消阴潜阳,方药对症故效。这次患者因腰痛前几天曾自服六味地黄丸以滋阴补肾,“阴盛者,阳必衰”,滋补阴液必定加重阳虚的程度,故本次仍用原方不能显效—乃因病重药轻之故。治宜加大温阳力度,处方如下:制附子40克(先煎1小时) ,砂仁15克 ,黄柏15克 ,龟板12克(先煎), 炙甘草10克 , 生龙骨30克(先煎), 肉桂10克(捣碎后放),生姜30克,2剂,水煎服。
方中加龙骨重镇潜阳;加肉桂大热,引火归元。
六诊(2009年10月27日):口内已不痛。查见溃疡面呈愈合倾向。再予原方5剂以善后。
随访至2014年3月,未再复发。
分析讨论
复发性口腔溃疡(或叫复发性口疮性口炎),中医叫口炎或口糜,在临床常见。笔者以往多以清胃火或心火而用清胃散或导赤散为主治疗;有时也以阴虚火旺用滋阴清热法治疗,常不见效;有时取效,却也难于巩固。后读郑钦安《医学三书》,郑氏以“真气上浮”“阳虚阴僭”解释此病,用益火消阴,潜阳入肾法论治此病,令人耳目一新,验之临床,疗效确切。
郑钦安从发挥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“阳气者,烦劳则张”,“凡阴阳之要,阳秘乃固”的经旨,揭示了肾阳的生理习性:“先天之真阳,喜藏而不喜露,藏则命根永固,露则危亡立至。”“真气,命根也,火种也,藏于肾中……沉潜为顺,上浮为逆。”《医理真传·卷二》)他分析肾阳“上浮为逆”的机理:“若虚火上冲等症,明系水盛,水盛一分,龙亦盛一分(龙即火也),水高一尺,龙亦高一尺,是龙之因水盛而游,非龙之不潜,而反其常。故经云阴盛者,阳必衰,即此可悟用药之必扶阳抑阴也……”在此,阐明了虚阳上越的机理。
郑钦安进一步阐述虚阳上越的具体情况:“阳气不伤,百病自然不作。阳气一伤,群阴即起,阴气过盛,即能逼出元阳,元阳上奔即随人身之脏腑经络虚处便发,如经络虚处通于目者,元气便发于目,经络之气虚于耳者,元气便发于耳,……此阳气发泄之机。”(《医理真传·卷二》)郑钦安将病理情况下的这种“元阳上奔”称之为“真气上浮”或“虚火上冲”,余以为就是平常所说的“虚阳上越”。
既然“虚阳上越”的病因是阳虚阴盛,真气上浮,那么治疗就应该是益火消阴,潜阳入肾。在这里郑氏十分推崇“潜阳丹”和“封髓丹”。认为此二方皆纳气归肾之法也。在分析方中药物时,郑氏认为“附子辛热,能补坎中真阳,真阳为君火之种,补真火既是壮君火也。况龟板一物,坚硬,得水精之气而生……有通阴助阳之力……”尤其对黄柏的认识绝不同世俗之臼巢,云:“夫黄柏味苦入心,秉天冬寒水之气而入肾,色黄而入脾,脾也者,调和水火之枢也,独此一味,三才之义已具。况西砂之辛温,能纳五脏之气而归肾。甘草调和上下,又能伏火,真气伏藏,则人身之根蒂永固,故曰封髓。其中更有至妙者,黄柏之苦,合甘草之甘,苦甘能化阴。西砂之辛,合甘草之甘,辛甘能化阳。阴阳化合,交会中宫,则水火既济……此一方不可轻视,余常亲身阅历,能治一切虚火上冲,牙痛、咳嗽、喘促、面肿、喉痹、耳肿、目赤、鼻塞、遗尿、滑精诸症,屡获奇效,实有出人意料,令人不解者。余仔细揣摸,而始知其(治)制方之意,重在调和水火也,至平至常,至神至妙,余经试之,愿诸公亦试之。”(《医理真传·卷二》《封髓丹·用药意解》)
在此,郑钦安将虚火的发病原因及治疗方法讲解透彻,余验之临床屡效。为治病,余亦“愿诸公亦试之”。
    发布时间:2020-03-24 点击次数:
小偏方
回顶部潜江同城网©版权所有